哈啰、嘀嗒顺风车被提醒式约谈 网约车平台变现路在何方

原创 Kbet365  2020-12-12 06:10 

哈啰、嘀嗒顺风车被提醒式约谈 网约车平台变现路在何方

本报记者/郭梦仪/北京报道

对于网约车行业而言,顺风车的合规问题始终是一把悬顶之剑。

12月7日,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组织对嘀嗒、哈啰等顺风车平台公司进行了提醒式约谈。提醒指出嘀嗒、哈啰等顺风车平台公司的“附近订单”功能偏离顺风车本质,涉嫌以顺风车名义从事非法网约车业务,用户头像显示性别、开展长途城际服务等方面存在安全风险隐患。

独立分析师林才涛在接受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这次约谈叫提醒式约谈,是事前监管。“看到互联网这块,监管的脚步已经走到预防性的阶段,所以相关部门对顺风车的理解很透彻了。这给互联网平台提个醒,要创新也要注意公共责任,不是犯错了才觉醒。”

在林才涛看来,顺风车业务的商业化受到严格的限制,网约车平台应该更多的寻找其他的新增弥补。“比如滴滴现在做青菜拼车,也是为了提升自身抽成的比例的一个方式,另外,滴滴现在也在做社区团购,同城配送或许也是提升当前网约车变现的另一类方式。”

防御性约谈

嘀嗒出行和哈啰出行对于此次约谈的回应可谓火速。消息被曝出当日,嘀嗒出行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作为合规顺风车事业的开拓者,嘀嗒出行会认真落实主管部门的工作要求,“连续6年始终倡导和坚持顺风车本质特征,坚决抵制非法营运,不把顺风车做成廉价网约车”。

哈啰出行的相关工作人士对记者表示:哈啰顺风车在11月底关注到交通运输部关于顺风车行业的四点要求后,第一时间对照检查,并积极启动了部分产品的优化相关动作,优化后的产品将于近期上线。哈啰顺风车将在各主管部门的监督指导下,以安全为红线,持续为用户提供绿色、便利的出行服务。

顺风车乱象屡见不鲜,顺风车服务该如何保障乘客安全,依法开展经营,在近期成为了热议话题。

广东的用户徐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其在12月9日乘坐顺风车,就遇到了本来50分钟车程做了5小时的事情。“因为到处接人送人,必须凑满一车才走,本来好好地互惠互利的东西,弄得变味了,而且真的什么车都能做顺风车,今天是一辆很老的国产手动挡力帆汽车,听着发动机声音就不正常,到处异响。”

无独有偶,黄先生从淮安打顺风车到南京南站,司机也是中途接私活拉人,导致自己没法赶上高铁,留宿了南京。“事后举报,客服说司机和乘客都是平台的客户,能做的只能是让他停运三天,补我20块钱打车费,留宿南京的费用还要我自己承担。”

嘀嗒出行指出,提醒式约谈表明,作为新生业态,顺风车和网约车存在诸多本质不同,但部分产品功能在公众认知中也容易发生混淆,因此,平台的产品和功能设置应更加精准反映顺风车本质特征,并及时向公众做好普及和沟通。

目前,嘀嗒出行已构建“覆盖车辆准入、行前预防、行程保护、行后监管、平台安全支撑”的五大模块、31项安全机制的安全体系,并通过“凌晨1点到5点停服”“长距离出行仅限800公里之内”“虚拟头像不显示性别差异”等“场景限制”进一步确保运营安全。

同时,嘀嗒出行已将“附近订单”功能修正为更能精准反映顺风车本质特征的“临时路线”功能,让“临时外出”的车主能够基于自身出行需求、通过商圈提前发布出行信息、快捷匹配顺路乘客,共创绿色出行生态。“临时路线”和“常用路线”一起,共同受到平台每日接单次数及合乘价格限制,合乘价格为当地商业运营车辆定价50%左右的一口价,在嘀嗒平台上,任何顺风车主都无法实现以营利为目的。

记者从企查查数据了解到,目前我国共有5100余家顺风车相关企业,相关企业年注册量在2015年左右达到最高峰,2019年新注册528家,今年前三季度新增320家,同比下降21.4%,其中第三季度新增113家。从地区分布来看,广东以457家企业排名第一,山东、贵州分列二三位。

网约车平台亟须新增利点?

回顾从2014年开始的共享出行发展史,顺风车一直是网约车企业最看重的“现金奶牛”之一。

一位接近滴滴的相关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出租车即便现在也只是在探索收取少量服务费的方式,而顺风车是少有的能带来正向现金流的事业部。当年,滴滴内部深度研究过哈啰、高德等竞争对手的产品,发现其他公司的产品相比滴滴下线顺风车前的版本区别不大,员工总人数都很少。

当年滴滴顺风车的停摆,让哈啰出行和嘀嗒出行有了施展拳脚的机会。嘀嗒出行抓住了滴滴顺风车业务整改的空档期,抢占了大部分顺风车市场,最终成功夺得了其中近七成市场。根据 Frost & Sullivan 咨询公司的报告,按 2019 年搭乘次数计算,嘀嗒在中国顺风车市场排名第一,市场占有率达到 66.5%。而2019年12月,哈啰出行也随之上线了顺风车业务。

林才涛表示,顺风车商业化如今已受到严格限制。顺风车的管理难以做到如其他网约车业务那般严格的程度(相关运营资质+个人信息登记),本质上不属于营运车辆,还是得以顺风车的本意去严格规范业务范围,否则肯定有人会钻空子,变成非法营运车辆。因此,包括滴滴在内的多家网约车平台,都在积极探索业务新增点,弥补当年因为顺风车损失的部分。

而此前在顺风车上栽跟头的滴滴,已经是在保守经营,同时在其他领域探索新利益增长点。滴滴CEO程维4月公布的“0188”三年战略目标时曾提到,“滴滴国内业务将双曲线推进,一是持续完善一站式出行平台,二是小桔车服、自动驾驶、金融、智慧交通等业务持续发力,同时探索新赛道”。

于是便有了滴滴对于原有业务的提升更新和对新赛道的拓展。今年以来,滴滴陆续推出了跑腿、货运、社区团购等新业务。而在原有业务方面,滴滴调整了金融事业部、出租车事业部架构,将出租车业务升级为“快的新出租”、为自动驾驶公司完成5亿美元融资、将滴滴拼车更名“青菜拼车”,在低线市场推出新品牌花小猪打车。

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院长傅蔚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网约车作为高频业务,即便是网约车的合规成本较高,但随着订单量的增加,尤其是近期快的出租车品牌升级并补贴、以及青菜拼车与花小猪等各业务线产品的诞生,其整体订单量提高,“薄利多销”使得盈利能力大大增加。

此外,林才涛认为,滴滴现在也在探索布局社区团购,同城配送或许也是提升当前网约车变现的另一类方式。

发表评论


表情